首页
 > 

江西省

 > 正文

回家的路

  • 编辑时间: 2019-10-22

周五接到电话,印江老家寨上二伯过世,母亲叮嘱必须回去一趟。请好假,急急忙忙回到老家——纳沟。

一旦提起我回家的路,心中总是感慨万千。

我是土生土长的印江人,梵净山脚下长大的孩子。家乡有一条小溪,实际是一条沟,所以叫纳沟,沿着这条溪沟一直往外走,当时上学需要步行2个小时才能到达学校。1999年,从印江民族中学毕业后考取大学,然后到黔东南州黄平县参加工作,结婚生子。

每年过年,母亲一直都坚持要回一次印江老家。临近春节,母亲便开始念叨:“我要回去。”年老的母亲说话很简洁,我知道她说的是回纳沟。我说:“哪里都是过节,就在这里过吧。”母亲还是那句话:“我要回去。”重复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已经听出了母亲的坚决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后来我渐渐明白,就听母亲的安排,想回去就回去,来去自由。

提起回家路,十多年来,我一直不断地“探索”回家的路,体会万千。2004年,是去凯里乘坐绿皮火车,3个小时到玉屏县城,再坐公共汽车到铜仁,再赶往印江,要经过8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。或者,从镇远县城转车到石阡,再从石阡县城到印江;再或者从余庆县城走龙溪镇,再从龙溪转石阡的本庄镇,经过石阡县城走思南县城,再到印江。先后需要经过差不多8个小时。

2013年,思南至剑河高速公路通车。后来回家我经过从黄平走镇远,再从镇远走思南至剑河高速公路,时间需要3个小时,比原来缩短了一半。

2015年,江瓮高速公路正式通车,分别联通了黔南、黔东南、铜仁三地州市,也使我回家的路程由原来的8个小时缩短为最近的2个小时。

2018年贵州省实施“组组通”工程,让家门前的小路换了“新颜”,一条亮堂堂的水泥路直接修到家门口。

回家的路已越来越好了!(郑振涛